《刘邦大传》 第四章 浪荡少年时(二)

十月 陈文德 Nov 7, 2019 5044

浪荡个性,反奠定成功条件

长相多少是由遗传的,刘邦长得体面,相信刘家老大及老二,也不会差到那里去。只是在当时的环境里,刘邦的成长条件要比哥哥们好得太多了。

农夫家的老大、老二,有时候甚至老三,都是从小便必须陪老爸下田工作的。即使在家里,也逃不掉要作些较轻松的杂务,成天忙这个,忙那个,加上日晒雨淋,土头灰脸,怎么看也不会“上相”,更不可能有时间去打知名度,也不会有太多的朋友及人脉关系了。

这方面刘邦就幸运多了,老四的他,天生便不用有太多工作。由于出生得晚,父亲的经济能力也比较好一点了,做不做“工”,都不再差他一个人。加上从小受到照顾较多,尤其腿上的胎记在乡人的相传下,刘家大大小小对这个幺弟都必须另眼看待了。

较有时间又不用工作,自然可以仔细打扮一番,胡须要整理得配合脸形,穿着也要有一套。刘氏兄弟的底子可能差不多,但经过自己的“形象包装”,老四看起来的确是英俊体面多了。

在“爱”的环境长大的孩子,通常都会较宽容而且有自信,交友方面也表现得较杰出。但纵容过度的孩子,可能会自认是“天之骄子”而浪荡成性,好嬉游并且懒得工作,变得较不负责任,这些优点和缺点,的确都可以在刘邦的身上发现。

很多史学家认为刘邦出身于农家,加上天性懒惰、好玩,所以只是位在社会中混混的小文盲,其实,刘邦是受过教育的。《史记·卢绾列传》记载:卢绾者,丰人也,与高祖同里。卢绾亲(指家人),与高祖太上皇(指刘邦父亲)相爱,及生男,高祖、卢绾同日生,里中持羊酒贺两家。及高祖、卢绾壮,俱学书,又相爱也。

正好有同伴,家庭经济情况也还过得去,又没有特殊的工作压力,两家的长辈或许都觉得有意思,便送他们共同去接受教育。我们很难了解刘邦受教育有多少,但由他日后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也绝非不学无术的文盲。在乡村地区的年轻人中,刘邦的确是位幸运儿。

《史记》中还描述其个性如下:

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

这的确是在宠爱中长大孩子的写照,虽然吊儿郎当,有点像“不肖子”,但却还算善良、有气度。这种环境长大的年轻人自然不喜欢辛苦无聊的庄稼工作,只要有机会马上会偷懒往外跑。

率性豪放,广结四方善缘

父兄们对这种行为虽有点小埋怨,或许更担心他长大后会成为好吃懒做的“浪荡儿”,因此经常会给予些责备。但总是最小的幺儿,干不干活也没有太大关系,何况他也是家中惟一有点学问的人。

在丰邑这种乡里中,有学问已算是“大人物”了,而且刘邦还是左腿有72个黑子的异相儿。

被骄宠的孩子通常有两种发展,其一是变成软弱而缺乏独立的“温室花朵”,另一种则正好相反,成为天不怕地不怕,不太计较,有点什么都不在乎的“浪荡儿”。很幸运的,刘邦个性的发展属于后者。

不必干活,有的是时间,手头上虽不是很宽裕,但比别人松得多。没吃过苦的孩子,花钱较大方,所以更受人欢迎,跟在旁边起哄的喽啰兵必然不少,人多势壮自然喜欢往热闹的地方鬼混,沛县的县城便成了“刘季党”经常出没的地方。

党人多,人力资源丰富,不管做什么事都较方便,加上刘邦个性豁达,输人不输阵,为了“面子”什么也可答应下来。所以沛县的低级官吏也特别喜欢和他打交道,疑难杂症只要刘老大肯拼,喊得动的地方倒不少。所以在沛县“打混时期”,刘邦倒是脚踏黑白两道,还算是满风光的。

知名度打开了,连中上层官员都不得不对他另眼看待,因此人脉关系愈来愈广,对刘邦日后创业帮助最多的两个重要班底头子——萧何和曹参,也都是在这段期间认识的。

天生者大,魅力佳人缘好

虽然说不上是个杰出角色,但刘邦的支持者倒都是满有“看头”的。

萧何和曹参都是沛县人,萧何更和刘邦一样,也属丰邑乡人氏。

萧何受教育较多,加上文辞通顺流利,得以出任沛县的主吏掾,也就是管理人事和文书的官员。

曹参是沛县的狱掾,专管县中的问题人物。

一个负责白道,一个监管黑道,虽然属于吏级官员,职位不高,但却也是县城中颇具影响力的人物。

曹参日后出任齐国相国,在接获将继任萧何为汉王朝宰相时,曾对其继任人公开表示:“齐国的政治最重要的是狱市。”

狱是监狱,市是市廛(黑道)。齐国传统上属工商社会,风气糜烂腐化,因此能把这方面管理好,政治方面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有关这方面道理,后篇中自有评论,在此不赘。

不过曹参这方面的体认,应该是从沛县时便处理狱政及黑道的经验而来的。

萧何个性温和又富宽容心,工作谨慎认真,脾气好,擅长折冲谈判,因此很得上司欣赏,有好几年的工作考绩都是全县最好的,甚至秦皇朝的中央官员,都有意推荐他到咸阳工作。但萧何预感秦帝国已有不稳现象,天下或将再陷纷乱,在中央不如在地方,因而婉拒之。

由此可见,萧何虽是文吏,但却颇有眼光,他富于独立思考力,绝不是只会认真工作讨好上司的“乖乖牌”。他既然是负责人事考核,对沛县中的各式各样人才,自然都颇为关心,其中最引他注意并好奇的便是刘邦。

刘邦做事大而化之,喜好吹牛讲大话,动不动又常以他的异相——左股有72个黑子傲人。相信沛县地方一定有不少豪强和官僚对他很不满,他们或许曾发出多次黑函,检举刘邦的不法及无礼行为,甚至将之视为流氓也说不一定。不过这些不利刘邦的公文书,都被萧何设法放入抽屉冷冻起来了。

萧何非常喜欢刘邦的豪气,或许他认为这才是乱世中的英雄人物吧!

不过他也不断规劝刘邦,要他为自己的将来多着想,找份工作以扩大自己的见识和人脉关系。据说后来刘邦当上泗水亭亭长,便是萧何推荐安排的。

刘邦自然也很尊重萧何,有什么事也常会主动和他商量。即使在亭长任内,也常让萧何来左右他的工作态度。

“好吧!反正听你的就是了。”

刘邦这股相信人便信到底的豪劲,或许也是萧何最倾心于他的地方了。

曹参个性豪迈,但却粗中有细,他和刘邦可谓意气相投。由于他黑道人物见多了,对刘邦这种温和派的“大哥”,自然不会有什么反感。尤其对刘邦慷慨好施。待朋友一视同仁。善恶兼收、没有偏见的个性,曹参应算是最投心的了。

所谓“仁义出市井”,像刘邦这种浪荡子,是最能体贴的朋友,自然也是最讲义气的“市井兄弟”了。

青梅竹马的卢绾,虽没有什么杰出能力,不过他却是同甘苦共患难的忠心伙伴。

领袖魅力,市井自出仁义

最突出的是屠狗夫樊哙,这位力大无穷、虎背熊腰的大汉,是打架的绝顶高手,有他在场,任何对手均望风而逃。樊哙也是位剑术高手,粗中有细,为人忠诚,沉默寡言,从不为自己的利害着想。他讲义气,重友情,和刘邦的感情最好。或许刘邦对他也特别热情,朋友又多,经常帮他拉来不少“狗肉生意”,又从不向他要回扣,使樊哙非常敬重他,视他为“大哥”,只要刘邦有事,樊哙必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由樊哙介绍,刘邦认识了一位“侠士”级的人物——乐师周勃。从小练武的周勃,个性深沉厚重。不苟言笑,所以朋友很少,大家对他也“敬而远之”。

刘邦对周勃的武勇又不求表现颇具好感,一向热情又大方的个性,也使他较容易打破周勃的“人际防线”,常刻意地表达亲热和信任,使周勃对他也深为感动,成为刘邦党中相当忠诚的一员大将。

最特殊的人物,则是县府马夫的夏侯婴。他和刘邦个性相同,热情又喜欢开玩笑,只是更为机灵干练些,于是两人惺惺相借,讲话特别投机。夏侯婴鬼点子多,擅长交际,因此成了“刘季党”的首席“狗头军师”。由于刘邦对他言听计从,使夏候婴自觉受重用,对“刘老大”更有“士为知己者死”的义气使命感。因此只要一有时间,便立刻丢下工作,跑去和刘邦“摇旗呐喊”、鬼混一番。

同在县府工作的萧何,很难了解夏侯婴为何如此为“刘季党”效命,便特别找机会问他:“刘季不过是位平民,你干嘛整天跟前跟后的?”

夏侯婴则理直气壮地表示:

“我这样子才能照顾他啊!你知道刘季这个人心地好,有眼光,是位难得的好朋友。但他做事却常不知轻重,又嘴快,不跟着他,实在让人不放心啊!”

萧何将这番话用心体会,自己对刘邦的确也有这种感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庄稼汉子,却有着天生的领袖魅力,实在让人难以了解。

评论区

你还可以输入--个字符。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X

请选择举报类型(必选)?

色情淫秽 骚扰谩骂 广告欺炸

反动 其他

具体描述(选填5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