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之遗风,我之家风

十月 悦读丛书·家风篇 Dec 2, 2019 5049

  在乡村里,我们家比较特别。父亲是一名乡村小学教师,算是村里的知识分子,奶奶出身大地主家庭,有私塾功底,八十岁都能用毛笔写字,母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却是那个年代公社宣传队的文艺骨干,肚子里装着几十本鼓词,而且能快速识得简谱。别人家农闲时一般打牌打麻将,我们家则是看书的看书,唱曲的唱曲,一股浓浓的文艺味儿。

  家里虽然没有悬挂匾额标榜是半耕半读或是诗书之家,但是这种和善美好的家庭氛围犹如春雨细细滋养我们的心田。成长于这样的家庭,内心的感受会更加丰富也更加细腻,父母虽然有望女成风之愿望,但并不急功近利,他们总说“成材的树不用砍,砍来砍去结疤多”。

  我从小就没有受到严苛的管教,做错了事,父母一般都不会动粗,而是轻言细语讲道理,让你真正懂得错在那里。在村里,许多小孩都有手脚不干净的毛病,这是母亲最为瞧不起的,母亲从不允许我们随便拿人家屋里的东西,就是别人扔在垃圾坑里的东西母亲也不允许我们捡回家,她说人的很多坏品性就是从贪小便宜开始的,所谓“从小偷针,长大偷金”。“一个鸡蛋吃不饱,一个臭名背到老”,我们家对名声很看重,从小父母就教我们懂得积攒与珍惜名誉。他们觉得一个人的名誉比穿衣吃饭还重要。

  我是姑娘家,父母对我的培养更是花费了许多心血。他们觉得女孩子首先要善良,要踏实,要务实,要能把持一个家,因为女儿终将是嫁到别人家去的。在我们那里,女人在家里的地位像木桶外面的一道围篾,叫箍桶篾,没有这道篾,这个木桶就是散的,所以对女人的要求是很全面的,也是很严格的。母亲说女儿家要比男子更有度量,更要有容人之心,要学会退让之术,对待君子要退,因为你退一步,君子会退三步;对待小人也要退,因为你退一步,小人会在你的退让中得到感化,你退让多了,说不定小人也会成为君子。



  读中学时,村中许多小孩都辍学到南方打工去了,三五年回来,扒了老房子盖洋楼,家里弄得阔气得很。看着昔日同学穿金戴银,我心里也有些不平静,物质的力量也是很强大的,那一瞬给我的内心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是奶奶提笔在纸上写了一句话:不求金玉重重贵,但愿儿孙个个贤。父母在旁连连点头,他们告诉我,一个人生活在世上,不是为了追求物质上的富有,而应该是追求精神上的自在。一个人如果拥有很多的财富,而他又没有驾驭这些财富的能力,那么这些金钱就会成为他的坟墓。

  母亲总说,广厦千间,夜眠不过八尺,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少一些欲望,就会多一分快乐。父亲也说,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才是人生的理想生活。

  我在这样一种传统的教育中长大,踏入社会后,尽显笨拙与老实,竟吃了一些哑巴亏,也栽了跟头,但时间一长,那些烙在我身上的品质显现出光芒,花言巧语、吹牛皮、说大话终究是站不住脚的。好的品质有如一副过硬的骨架,会支撑人一直走下去,而且脚下的路会越走越平坦,越走越开阔。

  父亲去世后,我整理他遗物时发现一个铁盒子里有一张纸,上面用毛笔写着:“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这句话虽然不是父亲说的,自古有之,但那次赫然看见,我心灵为之一震。我将它拿出,到武汉后,装裱起来。

  我知道,这是父亲对我们的期望。父之遗风,我之家风。


评论区

你还可以输入--个字符。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X

请选择举报类型(必选)?

色情淫秽 骚扰谩骂 广告欺炸

反动 其他

具体描述(选填5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