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杀妻碎尸案告破或牵出案中案,“南大碎尸案”依旧成谜

大大 华人卫视 Jul 27, 2020 21534

根据7月25日当地警方通报,杭州失踪女子来惠利已遇害,其丈夫许国利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许国利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在家中排行第二,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1983年,19岁的许国利离开球山村去部队当兵,三年之后退役。据《杭州日报》报道,许国利退役之后的几年,曾在安华镇一家玻璃厂上班,也曾自学期货。

刘小祥是许国利的邻村人,两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相识。刘小祥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那时,两人都在上海做饲料生意,“我们很多老乡在上海做养鸭养猪的生意,光是我们村子里面都有五六个家。”也是在上海,许国利结识了前妻官女士,两人相恋、结婚。

许国利与前妻的婚姻出问题,是从许国利回杭州重新遇见来惠利开始的。刘小祥曾听他和许国利共同的朋友讲,来惠利是许国利的初恋。两人曾想要结婚,但来惠利的父母没有同意,于是两人分手。多年后,已经各自结婚的两人,分别离婚后重新组织家庭走到了一起。

刘小祥的姐姐刘女士,亦是许国利本人及其前妻的朋友。刘女士是通过弟弟刘小祥和哥哥认识的许国利和其前妻。后来,许国利的前妻官女士到诸暨工作,官在诸暨没有亲人,与刘女士来往很多,成了闺蜜。

7月26日,在被害的来女士居住的小区,有人摆放鲜花进行祭奠。

刘女士记得,许国利与官女士离婚前,官曾向她倾诉过,许国利有家暴行为。“一开始(许国利前妻)可能是不同意离婚的,因为有共同的儿子。后来,许国利家暴,掐她脖子。她妈妈就叫他们离婚算了。”刘女士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2009年左右,许国利在上海的鸭子养殖场拆迁,他和来惠利回到杭州生活。刘小祥记得,那时许国利经济状况不错,仅养鸭场被拆迁,赔偿款便有100多万元。那一年前后,刘小祥还从许国利手中借过100万元,五六年后陆续还清。

2015年到2017年,刘小祥在诸暨市安华镇有一个工程项目,他请许国利负责管理账目和采购,“(许国利)工作很认真,也很勤快。”刘小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刘小祥的工程项目结束后,许国利回到杭州,据说做过滴滴司机,后来在杭州地铁公司开工程车。三四年前,许国利和来惠利两人一度想要离婚,但刘小祥当时劝两人不要离。在刘小祥的印象中,两人的矛盾与许国利炒股赔钱有关。

刘小祥说,这些年来,每年过年期间,许国利和来惠利都会带上儿子和小女儿去他家拜年。在他的印象中,许国利与前妻所生的大儿子和小女儿关系很好。

许国利被警方认定为“杭州女子失踪案”重要嫌疑人后,另一桩悬案被提起:刘小祥的姐姐、也就是许国利前妻的闺蜜刘女士,其16岁的女儿楼某洁,在2002年于家中被杀,一直未找到凶手。

得知许国利是来惠利遇害的重要嫌犯后,刘女士联想到自己女儿的案子。当天中午午饭后,她与朋友上街购物,家中只有女儿一人,晚上回到家后,发现女儿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已经死亡。女儿脖子右侧处有一道口子,而当时的房间门窗均无破损痕迹。

杭州杀妻嫌犯许国利。(视频截图)

据刘女士回忆,当年警方调查的时候,有一位目击者,即五楼的一位住户称,当天下午3:30到4:00之间,见到刘女士家中走出一位男性,身高一米七多一点,身材较瘦。

警方调查过与刘女士家庭有过矛盾的嫌疑人,但未找到凶手,自此这起凶案成为一桩悬案。楼某洁遇害5天后,遗体火化。葬礼那天,许国利前往出席,还为楼某洁买了寿衣。

近日,有网友发帖提起这桩18年前的旧案,怀疑许国利染指此案。

刘女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她也找了当地警方,说怀疑许国利与自己女儿遇害有关,希望警方能调查这种可能性。“我从杭州公安和我们诸暨当地的警方处得知,我女儿的案子正在重新调查。”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许国利的妻子来惠利失踪后,警方曾经找过刘小祥了解许国利的情况。他对《中国新闻周刊》称,自己并不认为外甥女是许国利所杀。他说,“我跟他一点冲突都没有,(那时)经济上也没有来往,他怎么会下得了(手),你说是不是?”

杭州案件的告破也让很多人联想起另外一件至今还未告破的”南大碎尸案“。

死者刁爱青,女,生于1976年3月,遇害时为南京大学鼓楼校区信息管理系现代秘书与微机应用专业成人教育脱产班专科一年级学生,在鼓楼校区学习和生活,遇害时不满20岁。她住在鼓楼校区南园四舍,该宿舍楼当时人员复杂,流动性大。其父刁日昌,住在江苏省姜堰市沈高镇刁舍村四组   。

刁爱青是一个从农村刚刚来到南京仅百日左右的年轻少女,很难说有什么仇家,亦或是情敌,也并没有多少积蓄,因此凶手的动机受到了广泛猜测。在广为流传的《关于南大碎尸案的一点想法》一文中,作者黑弥撒猜测死者是在某种宗教仪式中被杀害的。然而,许多人表示质疑,他们认为碎尸仅仅是凶手为了毁灭可能的线索与证据,而且凶手一定是擅长屠宰、烹饪或者是医术的人。

据刁爱青生前的好友回忆,她个子高约1.65米,身材适中,长相普通。短发,单眼皮,眼睛稍有些近视,看书写字时会戴上眼镜。在嘴角的右上方有颗痣,如菜籽般大小。说起话来,嗓音稍哑,语速偏快。一个细节是,这个字迹娟秀的女孩,有时候会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复杂化为“刁爱卿”

1996年1月10日夜间,刁爱青吃完晚饭出走,据称是由于当时同宿舍女生违反学校规定使用电器,导致担任宿舍长的刁爱青也受到处罚后,心情不佳赌气外出散心,此后再未回到宿舍。死者离开时,铺平了自己的被子,似乎表明死者一开始并无外出打算。目击者最后看见死者的地点是青岛路,死者当时身穿红色外套。

1996年1月19日,一场大雪之后,刁爱青的尸体被发现。一名打扫卫生的妇女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侨路捡到一个提包,包中装有500多片煮熟的肉片。后来她在清洗肉片时发现有3根手指混在其中,随即报案。之后尸体另外的部分在水佐岗路和龙王山被发现,均被包在提包以及一条床单之中。尸体在煮熟后,估计总共被切成了2,000多片,刀工十分精细,码放整齐,可见凶手的残忍与超强的心理素质。

案发后,南京市警方高度重视,并成立了专案组进驻南京大学,当时附近几乎所有居民都受到了盘查。直到案发之后3个月,专案组才撤离南大。

2008年7月1日,一位当年参与侦查“1·19”碎尸案的警官,虽然已经过去12年,但他对于这一碎尸案仍然记忆深刻。该资深警官表示凶手确实很残忍,我们发现的尸块竟达到2000多块,并不是民间传说的1000多块。每块都切割得很小很整齐,从凶手碎尸的手法来看,应该是比较专业的,对解剖知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亲眼看到过死者的手脚,肢解得很整齐。而且死者的头和内脏都被煮过。

由于当年还没有DNA技术,法医只能通过尸块上的体貌特征、肌肉纤维组织等确认死者为女性。据这位警官回忆当年南京警方为侦破此案,发动了“人海战术”,进行了广泛细致的排查。当时南京几乎所有的警察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起案件。有的是被抽调到专案组直接参与,更多的则是在所辖片区进行排查工作。当年凶手的抛尸地点大多集中在闹市区,多达五六个地方。凡是在抛尸现场出现过的人,比如说垃圾箱,只要倒过垃圾的人,我们都会逐一进行排查,当时确实很紧张,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嫌疑人,生怕漏掉每一个线索。根据凶手抛尸的地点以及相关调查情况,我们推测凶手应该就住在大学校园附近,而且很有可能是骑自行车进行抛尸。

根据凶手的碎尸手法,南京警方曾一度认定凶手的职业是医生或屠夫,并对符合作案条件的这两类职业的人群进行了广泛排查。由于被害者是大一新生,交际并不广泛,而且这名女生比较内向和单纯,这给警方的调查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虽然到目前为止,“1·19”碎尸案尚未能破获,但南京警方从没有放弃过对此案的侦破,据介绍该案已被移交至南京市公安局专门负责积案的部门,继续进行调查。而对于网络上众多网友的分析与猜想,这位警官表示只要推理过程符合逻辑,警方一定会关注的。

2016年1月19日,网传今天是“南京大学碎尸案”20年追诉期的最后一天,此后即使抓到凶手也没法追究刑事责任了。但很快,在1月20日下午,公安部刑侦局在官方微博“辟谣“:“南大碎尸案”永远追查到底。

公安部刑侦局称,“追诉期”是针对未被发现的犯罪,对于已经发现的犯罪,以及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公安部刑侦局称,此案是公安机关已在侦查案件,警方必将依法追查到底,绝不放弃。


评论区

你还可以输入--个字符。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X

请选择举报类型(必选)?

色情淫秽 骚扰谩骂 广告欺炸

反动 其他

具体描述(选填5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