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当作文坛奇葩,比徐志摩更会说情话

转载 转载 Apr 25, 2017 22009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世间情话无数,但让古典君感触最深的,依然是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这句。

  这种感触,不单是因为一场刚刚好的爱情,更多是因为,沈从文的文字,如诗般空灵,似水般深情,又仿佛是一股暖流,温暖着吵吵嚷嚷的人生。

  沈从文,一个传奇的名字。他没有成为文学界的"明灯",也没有"大师""泰斗"的头衔,小说一度不能重印,声名一度沉寂,却获得了文学大师乃至世界的赞誉--

  胡适说,沈从文是天才,是中国小说家里最有希望的。

  徐志摩说,沈从文的作品,"值得读者再读三读乃至四读五读。"

  巴金说,沈从文不仅有很高的才华,还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就连诺贝尔文学奖都要颁奖给他。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说,"如果沈从文1988年5月没有去世,肯定能得奖。"

  -01-

  他是一位固执的寻梦者




  在当时,沈从文是公认的文坛奇葩。

  他出生在湘西凤凰,6岁时因为受不了私塾的严厉,便做了逃学大王。比起私塾所读的"小书",沈从文更喜欢阅读那本用湘西的自然人情写的"大书"。

  14岁时,他投身军队,适逢乱世,小小年纪的他看尽了杀戮与纷争。渐渐的,他开始用笔记录下所见的点点滴滴,也坚定了自己的文学梦。

  20岁时,他带着一支笔,满怀憧憬的独闯北京,不料却被国文班的面试0分,泼了一身冷水。可他没有就此退却,而是租下一间由储煤室改造成的小屋,苦中作乐的取名为:窄而霉小斋,并开始了艰苦的创作。

  是金子早晚都要发光。仅3年艰苦蛰伏,他就以"黑马"之势,从一个连标点符号都不懂的落魄之人,成为了"中国最有希望的小说家"。

  在鲁迅、巴金、郁达夫、茅盾等文学巨匠云集的民国,他是作品最多的那一位。




  不到20年的创作生涯,共结集出版作品高达80多部,其中包括除诗歌外的所有文学体裁,长篇小说、中篇小说和短篇小说、散文和戏剧,一生著书文字多达500多万字。

  他的文风,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那一种。将艺术加工痕迹降至最低,用最简练的笔墨抒写人性之美,独树一派。

  连徐志摩都盛赞,"这般作品不是写成的,是'想成'的"。

  他成了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奇迹。

  -02-

  他顽固的爱着你

  沈从文的骨子里有着湘西人的执著与韧性,打定主意要做的事情,不管别人觉得如何荒谬,他都会锲而不舍的追求下去,包括爱情。

  1929年,沈从文被胡适聘为中国公学讲师,同一年,他顽固的爱上了自己的学生张兆和。

  虽然他只有小学文凭,是个乡下人,但却是民国最会说情话的人,丝毫不输好友徐志摩。

  望到北平高空明蓝的天,

  使人只想下跪,

  你给我的影响恰如这天空,

  距离得那么远,我日里望着,

  晚上做梦,总梦到生着翅膀,向上飞举。

  向上飞去,便看到许多星子,

  都成为你的眼睛了。

  而这些情话,他只对一个人说,那就是张兆和。

  3年,几百封情书,高产高水准,乡下人沈从文,跨越门户之隔,娶到了名门后代张兆和,成就了一段不对等也可以幸福的婚姻。



 沈从文及家人

  有人问起张兆和怎么就答应了沈从文的求爱呢?张兆和说:因为他的信写得太好了!好的文字,会说话,有生命。这就是沈从文的文字魅力所在。

  这就是一个顽固的人用文字与坚持换来的美好爱情。

  后来,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情书家书,结集成《湘行书简》出版,变成了民国最美的情话集,流行至今。

 -03-

  他用文字让故乡走向了世界

  因为沈从文,众人皆知凤凰城。

  他用自己诗意的文字,让故乡凤凰走向了世界。

  "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沈从文《边城》)



  沈从文笔下的边城

  《边城》是一篇小说,但更像一首二十一个断章组成的长诗。整部小说散发着浓郁的诗意,给人一种非常纯粹的阅读体验。

  正因为沈从文笔下的凤凰太美了,美得连美国的学者都漂洋过海、长途跋涉,到湘西寻找沈从文当年的足迹。所以有人说,最真实最美的凤凰,只在沈从文笔下。

  也怪不得有人说,"《边城》是沈从文'思乡情结'养育出来的一颗明珠。"

 -04-

  他用沉默之美代替文字之美

  沈从文一直想用自己的文字告诉我们,人间尚有纯洁自然的爱,人生需要皈依自然的本性。

  但时代却与他的理想背道而驰。这也让他的一生,分为了两截,而这个界点,是1949年。




  1948年,他受到左翼文化界的猛烈批判,1949年开始,沈从文遭受到各种不公正的待遇,1950年,他曾经因此自杀,后来获救。

  从此,他钻入冷门的古文物堆里,以沉默代替文字。没想到,这一沉默就是30年。30年写作生命成了一片空白,但他的生命并没有白白过去。

  他写作了《中国丝绸图案》《唐宋铜镜》《战国漆器》等学术著作。其中,历时15年完成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成为经典巨著,填补了中国物质文化史的空白。

  "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却又如宿命的必然"。在众人替中国文学失去这名大匠而惋惜时,他却坦然面对:"七十岁得此学习机会,亦人生难得乐事。"他始终认为,不为政治而写作,是一个健康的选择。

  虽波澜起伏,仍旧不知疲倦,始终做着自己坚定的选择,不哗众取宠,也不郁郁寡欢,始终葆有热情与美。

  这就是沈从文,一个在时代乱流中活出"真我"的奇人。




  更令人称奇的是,当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曾经声名显赫的作家,作品已无人问津时,始终疏离于主流之外的沈从文,反而读者越来越多。

  为什么?因为时代不同了,但混浊和危险依旧,更多的人已经渐渐开始理解他了。

  身处于喧嚣的我们,寻一方心灵净土已是尤为重要。而沈从文,正是这样一方净土。

  不管人生如何喧闹,

  我心依旧宁静。


  (免责声明:华人环球网发布或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文章的版权及引用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该文章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评论区

你还可以输入--个字符。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X

请选择举报类型(必选)?

色情淫秽 骚扰谩骂 广告欺炸

反动 其他

具体描述(选填50字以内):